“四个火枪手”缔造传统:法网,最传统更开放

  作为当今世界四大满贯赛事中唯一的红土赛事,法网公开赛早已“红”透全世界。法网公开赛有着深刻的“传统”印记,直到现在,罗兰・加洛斯仍然是唯一不加盖顶棚的大满贯园地,组委会刚刚对外宣布,新园地要到2016年才正式启用。同时,这里也不消先进的“鹰眼”回放技术;还有,球员不消在晚上举行比赛。

  如此说来,法国人似乎和英国人一样刻板、守旧。其实不然,法网公开赛并不是一直守着罗兰・加洛斯,而且晚期居然还是一项草地赛事。

  “四个火枪手”缔造传统  

  法网公开赛始于1891年,刚开始只限于法国本土选手参赛,直到1925年才全面放开,允许国际球员参赛。1912年,法网比赛的园地一改那时所有的网球比赛都在草地上举行的风尚,改用由废弃红砖碾碎而成的红土作为园地。

  法国公开赛的园地设在巴黎西部蒙特高地的罗兰・加洛斯体育场内,这座体育场建于1927年,以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为法国捐躯的“空中英雄”罗兰・加洛斯的名字命名。正是在那一年,被称为“四个火枪手” 的4名法国人首次捧回戴维斯杯,而这座体育场等于为他们第2年的卫冕特意修建的。之后,体育场又经历了三个建设阶段,逐渐形成现今的规模。

  “四个火枪手”分别为:简・博罗特拉、雅克・布律尼翁、亨利・科切特和雷纳・拉科斯特,是法国网坛四个功勋卓著的人物。他们在上世纪20年代中期到30年代初主宰了世界男子网坛,率领法国队地在1927~1932年连续6届获得戴维斯杯,攻破了此前美、英、澳对戴维斯杯的垄断,被誉为法国网坛的“四个火枪手”。

  罗兰・加洛斯的红土场造就了他们的劳苦功高,他们靠戍守赢得冠军的打法,也逐渐成为法网公开赛的一种传统。

  红土场是“冷门的温床”

  在四大满贯赛事当中,法网公开赛是变数至多、最容易爆冷的,盖因红土场有着诸多不确定性。

  红土场名义有一层细沙或岩石粉末,摩擦力较大,而弹性高于硬地和草地赛场,这延伸了球的飞行时间,舒缓了比赛节奏,因此,红土场也被称为“慢场”。对善于
多拍回合的戍守型选手来说,土场作战比拟有利。

  另外,红土园地名义凹凸不平,球落地后有可能改变方向,高低球难以判别,因此,球员要实时做出第二反应,综合判别球落地后的轨迹。有14座大满贯冠军头衔的美国天王桑普拉斯,一直未能笑傲法网,而张德培、科斯塔、费雷罗都是在罗兰・加洛斯拿到职业生涯唯一的一项大满贯冠军。纳达尔五度加冕罗兰・加洛斯,也说明了西班牙人和南美选手在红土场上有着天然的优势。

  在比赛进程中,我们常看到运动员用球拍敲打球鞋,这绝不是耍酷,而是在处理鞋底上的红土屑。由于红土场名义是一层很细的沙粒,受潮后粘在一起,像土一样会进入鞋底的斑纹里,这样会影响球鞋与地面的摩擦,招致球员奔驰救球时脚底打滑,这是有必然危险性的。
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pasjemesto.com